3余0如何设置 束焕:《幸福马上来》弥补了我的遗憾

2020-01-11 08:09:04   【浏览】1162

3余0如何设置 束焕:《幸福马上来》弥补了我的遗憾

3余0如何设置,人都是情感动物

近日,由重庆电影集团携手万达、博纳联合出品的喜剧电影《幸福马上来》正在重庆热拍。这部由冯巩担任总导演、主演,岳云鹏、贾玲、刘昊然、牛莉、张晓斐、白凯南、梁超等著名演员加盟的电影引起了媒体和网友的广泛关注。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部讲述普通重庆人故事的电影也凝聚了重庆籍著名编剧束焕的智慧和心血。他编剧和做剧本监制的三部戏(《泰囧》、《港囧》、《煎饼侠》)就拿下了四十亿票房,被业界称为“金牌喜剧编剧”的束焕,正是电影《幸福马上来》的艺术顾问。

《幸福马上来》正在热拍中。

早在《泰囧》成为票房黑马、引发全民观影热潮之后,就有人送上了“国民喜剧第一编剧”的称号。对此,束焕有点惶恐:“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是个真理。”说话慢条斯理,不说话的时候脸上自带三分笑意的他很清醒。

今年上半年,束焕一直在为电影《大闹天竺》奔波,这部他同时担当编剧和出品人的作品耗费了他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但即便在日程安排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他依然保持着极高的职业素养,为电影《幸福马上来》的剧本创作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修改建议。

驱使人去做一件看似很难完成的事,个中缘由往往还是情感。束焕说,这也是他选择接下这部电影的重要原因。

这位从重庆走出去的金牌编剧,虽然已是行业中的翘楚,但骨子里依然带着重庆人的爽直和热忱。与之相伴的,和所有客居异乡的人一样,还有对家乡的眷念和爱。

《幸福马上来》工作照

束焕的少年时代都是在重庆广电大院度过的,这里是他父亲战斗过的地方,也有他年少的朋友和伙伴。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和许多已经流逝的光阴。束焕和重庆电影集团合作《幸福马上来》,对重庆来说,是一次新的尝试。对于束焕自己,则是一条回家的路。

而束焕与冯巩的之间的缘份要追溯到近十年前。两人都是春晚的常客,束焕加盟春晚十余载,冯巩更是为这个舞台奉献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十八年。一个是殿堂级的喜剧表演艺术家,一个是电影界的金牌喜剧编剧,虽然同为一个舞台奋斗过,但遗憾的是,从来没有一部作品能促成他们的合作。

对于冯巩,束焕坦言,是他仰慕已久,一直想合作的前辈。所以,当重庆电影集团向他发出邀请,请他出任冯巩任总导演兼主演的电影《幸福马上来》的艺术顾问时,他几乎没有太多思虑,很快答应下来。

束焕的作品里的人物都有种骨子里的执拗,而冯巩作品中的人物身上也大多带有一种倔强的因子,从创作上看,他们的作品都倾向于描写小人物的生活和状态。因此,他们的作品中有很多共通的地方。希望他们的合作能在《幸福马上来》这部电影中产生特殊的化学反应,是出品方重庆电影集团的初衷,也是束焕和冯巩共同的期望。

《大闹天竺》海报

父亲的影响超过戏剧学院

束焕从事剧本写作这一行有20多年了,但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接近不惑之年时,突然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2012年12月12日,他担任编剧的电影《泰囧》公映,同一天,电视剧《民兵葛二蛋》在四大卫视开播,前者票房一路飙红,后者勇夺收视冠军。束焕开始声名大噪。

从事喜剧片创作,对他来说就像是命中注定的选择。“我的父亲是重庆电视台的导演,他有两部川味电视剧《傻儿师长》《山城棒棒军》,在方言喜剧里算是两座高峰。”

从小父亲就教育他,写东西要有自己的特点,要有独特的视角,“同样讲述一个故事,幽默的文字总是更能让人留下记忆。”

父亲经常在家琢磨剧本,耳濡目染,束焕也擅长文字,从小就立志当一名编剧。大学他如愿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

戏剧学院学生们大多带着文艺情结,推崇那些高冷的大师艺术精品。但束焕依然心仪那些朴素的、接地气的作品。“父亲对我的影响超过戏剧学院对我的影响,他要求作品首先要好看,但并不是廉价的好看,要让观众笑过之后,不以之前的笑而感到羞耻。”

1995年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中戏当学报编辑。工作之外开始剧本创作。1999年,他在凤凰卫视做栏目剧《老窦一家亲》,一开始只是个枪手,写了几集成了总编剧。当时的工作状态是,前一天还没剧本,到了第二天就要进棚排练,晚上正式拍摄。他一个人写,全剧组都在等,没有任何拖延和懈怠的余地。2000年悉尼奥运会时,他担任情景喜剧《旅“奥”一家亲》的编剧,每天编的故事要和当天的赛事有关,天天写到凌晨四五点。

创作春晚小品更是高负荷。他与老搭档蔡明在2005年央视节目《心灵俱乐部》中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后来又开启了春晚合作模式,创作了《北京欢迎你》《天网恢恢》《想跳就跳》等节目,尤其令观众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春晚的节目《扰民了您》,“脸这个平,长得跟井盖似的”“孩子,你的学历是胎教吧”等,“毒舌女王”蔡明的形象和台词获得赞赏。

春晚小品的创作难在戴着枷锁跳舞,经历多次审查和联排,往往作品到了最后和原先比起来面目全非。“《扰民了您》写了26稿,这次数已经是最少的了。写个四五十稿是常事。”在这个“魔鬼训练营”,束焕发扬钻牛角尖、死磕到底的精神,“当习惯了这种折磨其实挺有好处的,创作基本就发挥到极致了。”

写《泰囧》又是另一番辛劳。束焕和徐峥结识于2007年的《爱情呼叫转移》,这部电影也是束焕第一次操刀电影编剧。他和徐峥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创作《泰囧》时,徐峥经常在晚上捎点吃的就来束焕家里,两人坐下来一聊经常就忘了时间,直到凌晨。

“干编剧就得熬,你得写个七八年,才觉得自己摸着些门道了。我就是一直熬。”如今他名声在外,但创作丝毫没有变得轻松容易。“编剧对于我来说,每回都是第一次。”区别是,如今再陷入创作瓶颈时,他不再像以前那么慌了,“靠时间、靠不断和团队聊,从根上寻找问题。”

在他看来,创作的乐趣和满足感远远多于痛苦。

《人再囧途之泰囧》海报

喜剧是一门精心计算的艺术

卓别林的一句名言,被束焕拿来当座右铭:“我从人类的悲剧出发,建立自己的喜剧体系。”

束焕解释说:“明明是挺严肃的一件事情,偏偏用嬉皮笑脸的方式说出来。好话不好好说,这就是喜剧。”

近几年,多部喜剧片成为黑马,以小博大,创造票房奇迹。喜剧片的市场形成一块群雄割据的复杂版图。老牌的“冯小刚喜剧”以诙谐生动的语言,人物的自我调侃、冷幽默等打下群众基础;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风格仍然广受欢迎;喜剧新贵们如开心麻花,俞白眉、邓超的组合等也各擅所长。

对于如今喜剧电影的消费热潮,束焕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都是这样,就拿好莱坞电影来说,除去那些高投资高回报的超级大片,最受欢迎的就是喜剧。”在崛起的这些新势力中,束焕欣赏开心麻花团队,“他们的优势是在剧场中千锤百炼,剧本和台词都非常成熟,笑料主要来自逻辑和语言,包袱抖得非常机灵。”

束焕的喜剧也形成了自己的“束式风格”:主要依赖人物与情境来营造喜剧效果,而非对白。“电影不是段子集锦,不依附人物,不依附情境,观众笑不出来。”

但周星驰的电影无论南北大家都喜欢,究其原因我觉得是人物塑造,好的喜剧电影反映了小人物的白日梦,代表相当广泛的群体。”不论是《民兵葛二蛋》、《泰囧》、《港囧》,还是由他担任剧本监制的《煎饼侠》,都有着一根筋的主人公,时不时上演着屌丝逆袭的神话。

《煎饼侠》海报

“束式喜剧”另外的特点是标准化与类型化的操作,束焕强调观众细分,而非“雅俗共赏”。

他还打算学习国外的编剧,做一些喜剧类型融合的尝试,比如惊悚喜剧,“好莱坞电影的繁荣有赖于类型化的操作,各类型中都有规律可循,电影创作不能全靠灵感和状态。它是一个精心计算的东西,需要把工作量化、细化、标准化。”

比起那些高谈阔论艺术理想的影人,束焕有一种脚踏实地的朴实劲儿。他不讳言自己关心票房,理想是做合家欢喜剧,有普世情怀,有正能量,还不那么深奥、尖锐,能让观众走进影院放松舒心地大笑。

电影《幸福马上来》正是这样一部正能量、悦人心、具有普世情怀的喜剧电影。束焕说,他和我们大家一样,也对这部片子充满了期待。

——end——

商务合作:13983466791 杨小姐

万博客户端苹果下载

上一篇:王者荣耀:体验服4月13日更新,黄忠再次增强,新春地图正式下架
下一篇:这是我坐过最便宜的飞机,但是却有最好吃的飞机餐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社会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hpbikes.com 鱼纳新闻网 .All Right Reserved